mandytung

爱美成痴的女王

月光与刀锋

“而我,将成为他的刀锋。”
妈呀被这句话打动到无法用言语形容。

牛角面包:

喜闻梅老师在历经如此倒霉的一年后还能进最佳中场候选,同行们的眼光都是雪亮的( ; _ ; )/。
写篇646攒人品,梅老师一定要把身体养好,明年646双大腿齐发威!
全文梗概:我就是厄吹,不服来撕!




桑切斯在观察厄齐尔。
温格教练原本把他放入大名单,但又临时改变了想法让他轮休,取代他的是张伯伦,又一个年轻的英伦小伙。阿森纳的主力阵容中有不少年轻人,他们青春、生气勃勃,也很有天赋,就像夏日炽烈的阳光,和伦敦阴冷的气候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然而桑切斯却在注意厄齐尔,这个阵中更为沉静,几乎犹如一抹暗影的人。
这场的对手是维拉,在他们之前的四场比赛中,有三场都是零封。不过尽管如此,维拉依然是一支弱旅,因此桑切斯理解并且服从教练让自己轮休的安排,虽然他渴望上场,虽然阿森纳急需一场大胜来提振士气。
在他套上外套离开更衣室之前,厄齐尔正在仔细地调整护腿板,见他离开,德国人抬起眼睛对他点头示意。
他不怎么喜欢说话,桑切斯想。虽然几乎所有球迷都希望看到两大天王携手,但实际情况是,因为语言和归队时间之类的种种原因,自从来到阿森纳以来,他们俩直接的交流并不多。
而且,德国人归队后被安排在边路位置,和桑切斯遥遥相望,并没有太多的配合。
这一场厄齐尔将获得自己最喜欢的中路位置,因此桑切斯并不怀疑己方将获得胜利。毕竟他比更衣室里的任何人都清楚厄齐尔的实力。
在诺坎普,在伯纳乌,他们交手过很多次了。

此时,桑切斯坐在替补席上观察着厄齐尔。
厄齐尔显得不慌不忙。
他不断地接球、分球,有时候他的传球是理所当然的,有时候则让人有些迷惑。他的传球思路很特别,或许他发现了什么,而其他人并不能领会。
桑切斯想起以前梅西说过:皇马阵中的厄齐尔,其创造力和想象力令人惊叹。
以前在对阵皇马的时候,桑切斯的目光总是追随着C罗。而正是因为这句话,桑切斯开始注意起厄齐尔。如今他们成为了队友,而且厄齐尔是阵中唯一身价超过他的,他有很充分的理由好好观察他。

时间已经过去了30分钟。
厄齐尔似乎依然并不着急。
桑切斯听到旁边的卢卡斯·波多尔斯基用德语咕哝了什么,他只能听得懂“梅苏特”这个字,也许他是在为厄齐尔加油吧。
桑切斯不是沉迷于社交软件的那类球员,本地的英文报纸和新闻他也看不太懂,但他还是对最近的舆论有所耳闻。德国人最近饱受诟病,媒体上似乎充斥了对他的猛烈批评,阿森纳球迷们对他最近的表现极为不满。
当然,他也不是没有支持者,众多球迷打出了“play ozil at 10”的标语,指出他的低迷源自于位置的突然改变。
而对阵维拉是厄齐尔本赛季开赛来第一次回归中路,他急需证明自己,证明自己依旧是那个最好的10号。但目前看来,他并不是那么急迫。批评也好,支持也罢,对他来说似乎影响不是很大。
桑切斯不由得想到不久之前结束的世界杯,厄齐尔所在的德国队以七比一的比分战胜了巴西。在这场令全世界震惊的比赛中,面对自乱阵脚的巴西队,德国队似乎人人都能为自己刷一个进球,然而桑切斯看到厄齐尔在门前轻轻一传,把球给了位置更好的赫迪拉。
他似乎总是那么冷静。
他的这种冷静,有时候会被嘲讽为软弱或者缺乏斗志,在巴萨时,桑切斯不是没有在媒体上看过这种评论。但是作为对手,桑切斯不止一次地领略过属于厄齐尔的锋锐。
他在对手的半场如同幽灵一般游走,给予对手很大的压迫,你不得不时刻绷紧神经,因为只要你向他露出任何一点点破绽,他就会突然刺出匪夷所思的杀招,犹如在黑暗中潜伏已久的刺客,一击致命。
有的时候,你甚至不知道他的球是从哪里出来的,或者应该说,你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传球的路线的。

维拉的防守没有想象中那么好,不过目前为止他们做的还不错,在进攻上可圈可点。但桑切斯知道,进球迟早会来。
他能感觉到,在表象的平静之下,蛰伏着杀机。
但谁也没想到进球来得这么快。
厄齐尔主导了一波暴风骤雨般的进攻,而且仅仅只花了2分钟。第一个进球源自于他的冷静,第二个助攻才是他最为人称道的技巧的展现。接下来,维拉似乎已经晕头转向,又送了他们一个乌龙球。
3比0,3分钟,足以让明天的新闻大书特书的情节。
阿森纳也靠着这三分钟的闪电战赢得了比赛。

赛后在更衣室里,桑切斯拍了拍厄齐尔的肩膀:“恭喜,干得不错。”
德国人笑了笑,也拍了拍他的手臂。
“谢谢你,阿莱克西斯。”
厄齐尔的眼眶一如既往地发红,汗水浸润了他的每一寸皮肤,他的呼吸还没平复。每场下来,他都是最累的那一个,但他们不敢把他换下场。世界杯的疲惫影子还残留在他身上,这个出了名的体力不好的球星,在决赛里拼了命地奔跑,跑完了整整120分钟。
在场上,他总是在奔跑,但他并不常常出现在镜头里,只有当你作为他的对手或者队友的时候,当你和他一起身处球场,才能明白他的跑动是多么的奇妙。
他了解每一个具有威胁力的位置,并使自己常常处于那个位置上。

不过今天他看起来轻松了很多,也许是因为踢了熟悉的位置,也许是因为下半场大部分时间只需要控球,并不太费体力。总之,他看起来比之前的几场好多了。
桑切斯还想说什么,卢卡斯却跑过来一把拉起厄齐尔把他塞进洗浴间。
“快点洗澡,等会儿还要去看拳击。”卢卡斯开心地说,“抱歉,阿莱克西斯,赶时间。”

在输给南安普顿错失联赛杯后,桑切斯很郁闷,虽然对方基本都是主力阵容,而己方出了好几个替补,但至少应该踢的更好一点。
因为磨合和换阵型的原因,这赛季以来桑切斯还没踢过一场流畅的比赛,最让他郁闷的是,总是在他进球后很快被对手扳平,这几乎已经成为一个出名的桥段了。
滚热的热水从头顶倾泻而下,把每一寸皮肤都变得炙热。桑切斯喜欢这种热度,皮肤微微刺痛、热力透入血管的感觉能够让他放松下来,平复他烦闷的情绪。
也许他出神的时间长了点,等他洗漱好出来,更衣室已经不剩下几个人了。
这有点麻烦,因为今天桑切斯是搭维尔贝克的车来的。伦敦的交通他还不是很熟悉,而且托西班牙效率的福,他的车至今还没运过来。
他忘记维尔贝克约好了要和英伦帮一起出去了,本来是打算搭一下卡索拉的车,或者自己打车的。他扫了一眼,发现卡索拉他们也不在了,想必都赶去接孩子了。
看来唯一的选择就是去打车。
这时,他听见有人在叫他:
“阿莱克西斯,”厄齐尔正站在门口,“是不是没车?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厄齐尔今天这场轮休,连大名单都没进,在包厢里看了比赛,不过他似乎有别的事情,赛后去了趟办公室,因此反而比别人耽搁的时间长。
阿森纳身价最高的两人乘着同一辆车离开了酋长球场,桑切斯想说点什么表示感谢,却一时不知道该用英语怎么说。
“说西语就行,”厄齐尔好像能听见他心里在想什么,他转动着方向盘用西班牙语说,“说得慢点,我基本能听懂。”
他的西语发音带着德语那种硬邦邦的调调,听起来怪怪的,但还算能听懂。不过桑切斯自己也没什么可嘲笑厄齐尔的,他自己的口音也够呛。
“好吧,我只是想说谢谢你送我,多亏了你,不然打车会很麻烦。”
“这没什么,”厄齐尔笑道,“你今天踢的不错。”
在等红灯的时候,厄齐尔出神地看着路边一个小小的球场,一些孩子在那里玩球,他们甚至看到其中一个穿着阿森纳球衣。那孩子用力射门,但姿势不太对,不但打了飞机,自己也摔倒了。他的队友揉着他的头发,似乎在调侃他。
“他们很幸运,我小时候只能在水泥地上踢球,而且那地还不平,还有很多石子,到现在我身上还有块疤,就是那时候摔的。”桑切斯说。
厄齐尔笑了笑:“我比你幸运一点,至少地上还有层沙子,不过摔起来依然很疼。”
桑切斯有点意外地看着他:“我以为你们德国的情况会好得多。”
厄齐尔耸了耸肩:“我出生的地方号称全德国最贫穷的土耳其街,那儿的人说,一个孩子如果不能成为职业球员,就只能失业。”
桑切斯深有同感:“如果不是足球,我还在街头翻跟头,或者洗车,卖鱼什么的,你知道的。”
厄齐尔转头看了他一眼,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:“我不敢想象自己不踢球的生活。”

桑切斯从小就知道,足球是他的一切。当他从市长手中得到第一双球鞋,他就意识到翻跟头不能带给他更多,而足球可以。像他这样的孩子,足球也许是门槛最低的成功之路。他希望能让母亲生活得更好,希望能回报对他很好的继父,希望能走出这狭小的生活。
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,虽然他没有父亲,贫穷,矮小,但他还有足球,并且身处于最热爱足球的国度之一,更加幸运的是,上帝还给了他天赋。
当他在那些粗糙的地面上磕磕绊绊地踢着破足球的时候,他坚信自己一定会成功,披上战袍代表国家队出战,或许还可以跻身最好的俱乐部。在南美粗暴的街头野球中,他学会了如何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奔跑,学会了如何加强肌肉减少受伤,学会了如何像豹子一样杀入对方防守区域。
他拼命地练习,即使天黑了,只要有月光,他就会继续踢球,哪怕只有自己一个人。月色有时朦胧晦涩,场地笼罩着巨的大阴影,而皮球粘着他的脚尖,在淡淡的月光中随着阴影而舞动。黑暗让他感到孤独,为了抵抗这种孤独,他幻想着在无数镁光灯之下、纤毫毕现的巨大球场,而自己身处其间。
他喜欢那种光明,那让他血脉贲张。
但厄齐尔似乎并不喜欢。
过多的关注似乎让他不安,他享受创造进球,却并不习惯由自己踢进去。在西班牙的时候,他这样做使他得以在漩涡之中明哲保身,如今却成为他的原罪。不合适的战术体系,不舒服的位置,不适应的联赛风格,他仿佛被重重枷锁锁住,难以像过去那样自如地挥洒。
桑切斯也非常熟悉这种感受。
在巴萨,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俱乐部之一里,他一直很挣扎,他并不能很好地适应到他们的体系中去,即使他付出了最大的热情和努力,但有些批评始终与他如影随形。
甚至他的口音也被拿来嘲弄。
如今的厄齐尔也同样在挣扎,偏偏每一双眼睛都在盯着他。
他想起这赛季以来温格教授对厄齐尔的要求:“你应该加强在肋部的跑动,更多地串联进攻和防守,捏合球队。”
这无疑让他更加远离禁区,在更加无形之处发挥对球队的作用,与此同时,他的作用将更不明显,而对他的批评也必然猛烈。
他或许可以拒绝,但这位标王只是默默地照做了。
其实他有充足的理由争取自己的利益,也有这个底气。
团队,桑切斯心里想,还有,胜利。

"你知道,我来这里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在这儿吧?"路过车站的时候,桑切斯突然说。
毕竟,拥有厄齐尔的阿森纳,比起热刺来说更有吸引力,也显得更有雄心。
厄齐尔一点也不吃惊:"温格先生也跟我谈过有关你转会的事,我认为你的选择很正确,我也告诉他一定要签下你。"
"你这么说过?"
"没错。我认为你一定会在这儿取得更大的成就。"厄齐尔以一种漫不经心,却又确凿无疑的语气说道,他说起西语来语速很慢,这让他所说的话显得更加深思熟虑。
"谁知道呢,足球,一切可能都会发生。"
"你会成功的,别怀疑自己,你有力量,也有技巧,这非常难得。"
"。。。想不到你还挺关注我?"
"以前德比的时候,有一次我防守你,你不但晃过了我,还差点把我甩地上,从那以后我就比较在意你了。"
桑切斯尴尬地说:"有吗?我不记得了,不过我得说,你的防守本来就比较一般。"
"何止是一般。"
他们一起笑了起来。
接下来他们又聊了些小时候踢球的事情。桑切斯发现和厄齐尔说话还是挺有趣的,他有一种讨人喜欢的气质,有一点儿狡猾,巧妙地回避了一切他不想谈论的话题,却又透着一种真诚,叫人不介意他的那点滑头。
就像小时候继父带他去看的魔术,烟雾缭绕,很难看出真实。

在下车之前,他问这位身价最高,却也背负着最多责难的队友:
“你当初为什么踢球?”
德国人趴在方向盘上看着他,他那双出名的眼睛大得惊人,似乎能刺穿他的内心。
“不为什么,踢球让我快乐。”他回答得非常简单。
“现在也是吗?”
厄齐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这让他觉得自己也许有点莽撞了。
“依然如此。”


对战热刺,北伦敦德比。
无论是观众,还是球员都对此投入了最大的热情。每个人都想带走胜利,就看运气女神眷顾哪一方。
这场桑切斯依然轮休。从牌面实力来说,阿森纳更强,理应拿下比赛,但有时候场上的情况你很难说得清怎么回事。
场面焦灼,两边都迟迟不能取得进球。但厄齐尔依然保持着冷静。
他的每一次传球都很合理,在这如沸腾热水一般的球场里,他的冷静像是一抹微风下的涟漪。
桑切斯有种微妙的感觉:这和那个转着方向盘,得意地谈着小时候一场进了十个球的往事的青年,并不是一个人。

当热刺首先取得进球后,阿森球迷沉浸在死一般的寂静中。这时,桑切斯看到,厄齐尔面向阿森纳球迷所处的看台,轻轻地抬起手,轻轻鼓起了掌,鼓励着阿森纳球迷,鼓励着自己的队友。
那一刻时光仿佛静止,在厄齐尔的面前,激动的热刺球迷和失落的阿森纳球迷仅一线之隔,而他几乎就对着这条线。
左边是火,右边是冰。
场上的厄齐尔似乎永远身处火与冰之间,没有中间地带,就像他忽而飘忽忽而锐利的球风。但与之相对的,他很少过多地表露出情绪,最多只是这样轻轻抬起手而已。
他很少纵情嘶吼,也不会怒发冲冠,他的肢体语言永远是那么含蓄,球迷觉得他懒洋洋的,巨星队友和老将们觉得他太过腼腆,而年轻人们觉得他不太好接近。
球迷抱怨说,厄齐尔太懒,缺乏斗志。
对战莱斯特城时,厄齐尔扭伤了脚踝,所有人都觉得他无法继续下去了,但他在滚烫的场地边躺了一会儿就又回到了赛场上,后来缺席了国家队比赛日的所有的比赛。
世界杯后,他的身体始终没能达到最好的状态,个人生活似乎也有许多困扰,但每次登场前,他似乎能把这些全部忘掉,专注地投入比赛。

桑切斯突然想起,小时候他喜欢到海滩上去练颠球。海浪拍打着他的脚踝,使他难以站稳,他借此锻炼自己抗压的能力。当你没有身高的时候,你必须比别人更稳定。
时间长了,他反而因为别的原因喜欢上了海滩。
他发现,面对茫茫大海,更容易专注于足球本身。天地之间,唯有海浪和足球。
后来他功成名就,世界变得复杂而苛刻。每次比赛时,他就把观众想像成海浪,无论喝彩还是狂嘘,都是那永恒回荡的潮声。
当忘却一切之时,比赛本身就足够美妙。

桑切斯看着厄齐尔在场上全力奔跑。他似乎无所不在,他回撤拿球,他拉开空挡,他卧倒射门,他一次次假动作晃开对方防守队员,他一次次冲刺而又无功而返。

桑切斯看着厄齐尔在场上心无旁骛地奔跑。他的目光,他的身体都追逐着皮球,他几乎每次传球都是向前,极少无意义的回传。他被对手从身后飞铲,整个身体都飞了起来,在草地上痛苦地翻滚,但他再次站起之时,疼痛也不能阻碍他飞奔的脚步。

无关北伦敦德比,无关个人数据,他是如此地专注,他的眼里只有胜利,只有足球。

场下的厄齐尔复杂难懂,场上的厄齐尔纯粹而专一。

在这一刻,桑切斯突然觉得,在这容纳数万人的球场内,也许真正能够理解厄齐尔的,只有自己。
这种理解,源自于童年时代他们在粗糙的场地上的一次次跌倒,源自于足球改变的人生,源自于在西班牙时一次次火爆的德比,源自于伴随他们一路而来的无数毁誉和荣辱。
他们心里住着相同的野兽,向着胜利执着狂奔,永不回头,无论荣耀还是失落,不管顺风还是逆流,纵使伤痕累累,也决不放弃。
纯粹的足球,永恒的胜利。
从来如此,至死方休。
人生潮起潮落,月升月降,唯初心不变。

他听见温格教练让他上场。
阿森纳终于决定打出另一张王牌。
他扫去脑中所有的思绪,站起身来。
天色渐暗,灯火通明的酋长球场被笼罩于薄淡的月色之中。
球场上的厄齐尔与其说是一抹魅影,不如说就如同这伦敦夜空下笼罩的淡淡月光,悄无声息,却又无处不在,唯有最锐利的刀锋才能反射出他冰冷的杀机。
如今,月色依旧,却无处凭依。
桑切斯向球场走去,感到有炽热的火焰顺着血管流向全身:
而我,将成为他的刀锋。

桑桑啃堆堆脖子那张我已经用来脑补小黄文了

Willette.琛:

万圣节,有糖吃XD。
他们仨怎么配都好啊啊啊啊

最后一句233333 堆堆在国家队太不显了没办法

PD:

374不要前TOT队员赫德尔斯通扶,要齐齐扶,才肯起来~~

枪影截的动图,太可爱了!!

人们常常因为桑切斯的拼劲儿,忘了他也萌萌哒(也会忘了齐齐1米8。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