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ndytung

爱美成痴的女王

【TK鱼】stitches

每日一heartbreak

AeSummerMoon:

警告:存在bug


说明:中意于这两位的带感关系。




托尼吻住梅苏特·厄齐尔。


他听不见空调发出的噪音、窗外的隐约蝉鸣和暴雨,甚至差点忽略了梅苏特急促的呼吸。他只能吻他。他只想要吻他。


托尼凑过去吻梅苏特的眉骨,眼角,鼻尖和嘴唇。他轻柔地对待他,然后逐渐地流露出一些强烈的感情。托尼终于知道他有多想念这感觉。像他幻想里出现过的茫茫白雪和茂密森林,梅苏特的吻给了他一种真实感。


这让他觉得自己在降落。


托尼不想再和梅苏特吵架了。他们曾无数次地为两个人的关系而争执不休。梅苏特会失眠,尤其是他夜不归宿的时候。托尼知道该给他打一通电话,告诉他“我们得冷静一下”,可他不这么做。他仗着年轻人的幼稚和固执,在裂痕出现时消极地回避。


他和梅苏特说:“你最终也不会和我在一起。”


这到底是什么呢?托尼之后也想过自己的意思。


他看梅苏特,其实一直带着占有欲。他尝试着去区分爱和占有,却不自觉地离梅苏特越来越近。更衣室里,训练场上,球队的大巴上,夜幕下的绿茵场。托尼控制不了自己。


他开始认为那赛场上的九十分钟短暂,有时候他们不能同时首发,有时候梅苏特有伤,有时候有人会被换下场。托尼渴望和梅苏特站在开球点上。


梅苏特不知道这些。


这几乎是托尼的秘密。队友的关系,不可再近一步的亲密,托尼望着梅苏特·厄齐尔,短暂的温柔注视过后,他会飞快地扭过头去。


他当然关心梅苏特的伤口,如果可能的话,他更想和他单独待在一起。他会问梅苏特,“你的伤口还疼吗”,借此机会让对方感受到他的在意。他最喜欢梅苏特笑,并且执着地认为,他对此的喜欢和别人的不一样。


比如,德拉克斯勒喜欢梅苏特笑,只是两个人同时处在愉快的气氛里,穆勒逗梅苏特笑,是因为他开朗外向,施魏因施泰格喜欢梅苏特笑,是因为他们的配合让国家队有了一个漂亮的进球。而托尼·克罗斯,他觉得自己从梅苏特那里得到了奇怪的魔力。


像是“砰”的一声回到十九岁。


托尼别扭地着迷,在他走过来时故作冷淡,却矛盾地想要和对方喝同一瓶矿泉水。沉默,嫉妒,认可,进退维谷,从托尼陷进去那时算起,他从来没有想清楚过。


究竟发生了什么?


“你明明就是爱我。”梅苏特看向托尼。他重复着,“你明明爱我。”


他的头发有些乱了,当他们结束那个吻的时候,梅苏特没有放弃质问。他要从托尼·克罗斯那里得到答案。如果得不到,那他会选择妥协。


一个怪圈而已。梅苏特消化过这个。


“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白月光”,梅苏特和托尼说,“我从来不想成为你的白月光。”


“可是那个拥抱算什么?一个告别礼吗?”


托尼的直觉告诉他,梅苏特不会拐弯抹角,他的话切中要害也好,献出了他的信任也好,托尼可以猜到问题的走向。


他不敢说他见证过多少荣光加身,从青涩模糊的岁月一路走来,他只是遥遥地看着,看着梅苏特那张安静的脸,才忽然意识到爱与责任。他为之狂热过的那些人,罚进的点球,球场上的淋淋大雨,同伴,敌手,捧起的奖杯,永远捧不起的奖杯,仿佛都不及梅苏特·厄齐尔这个人。


根本无法相提并论。


在托尼接过属于梅苏特·厄齐尔的八号之后,他曾想过什么时候退出国家队的问题。当然,他从前也想过,只是没有这么明确。


他们会再夺得一个世界杯冠军,也或许不会。他们的身影经过汉堡,斯图加特,征战莫斯科,他跑的不再和以前一样快了,他的梅苏特不再那样孩子气的流泪了。一年又一年,他们再踢别的小组赛,淘汰赛,友谊赛,球迷们能看见,他的球衣上一直印着八号。


他不该退出国家队的。


成千上万为他而来的球迷,替补席上的小伙子们,赛前的告别仪式,那个被攻破的球门。托尼·克罗斯回头,飞奔到十号的身前,在汹涌的掌声里抱住了自己的队友。他紧紧地搂住他,仿佛能一把搂住过去那些并肩奔跑的时光。




“我们不能再在一起踢球了,托尼。”




梅苏特·厄齐尔没有和他同时为一家俱乐部效力过,他们总是在不同的城市。慕尼黑,马德里,伦敦。托尼想到这会觉得遗憾,在他和他之间,始终是缺少了一部分。


可他还是温柔地望着他。




“只要你想,我们可以在一起踢球一辈子。”




托尼二十几岁的时候最瞧不上这样的话了,然而当他快走到职业生涯的尽头时,他却最愿意把它送给梅苏特·厄齐尔。


他知道,这份沉甸甸的柔情一直和荣光联系在一起,以至于他和十号时常忽视彼此的心意。传球,接球,助攻,进攻。他抬头的瞬间里,总能看到梅苏特眼里闪烁的光亮。


他追随梅苏特的意义,就是梅苏特追随他的意义。




FIN





评论

热度(39)

  1. mandytungAeSummerMoo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每日一heartbreak